當城市中發生驚人的疑似手機殺人事件時,考古冒險家方去尋也正面臨生死存亡。所不同的是,他再一次憑著靈活的身手,和對危機的敏感度脫身,可是,一樣一無所獲。回到國內,接到考古仲介的新案子,竟然是到知名企業調查不明事件。這一下子從古老拉到現代的文明世界,還真叫人一下子無法適應,而故事,也就此展開序幕。

  以前有部日劇-大搜查線,劇中主角青島原來是業務,轉行當警察,想要做些什麼,卻發現警察也像一般企業一樣,分工仔細,無能為力。只要不是自己權責內的事,就不能插手,這可氣壞了青島,於是他每次都不聽勸告,衝撞體制。在現實社會中,大企業的分工是非常細的,整合資源看似容易,其實就像一部大機器在運轉,制度要是訂的太細,出一點點錯,都要找很久才能找到。高普以企業為名的這本小說中,企業龐大到一種程度,想要更進一步,就要找尋新的項目,像台灣,很多大企業都在找尋新的獲利來源,如統一超商,從雜貨店出發,現在賣咖啡、便當,也運送貨物,新的項目有新的投入,但之前的評估要做很仔細,因為一動都是幾百幾千萬的資金投入,不得不慎。高普在小說中以手機商跨入媒體,道出即使手機賣得再好,內容一樣是更吸引人之處。

  像蘋果的iphone,因為有很多軟體的應用,而讓它變有趣,蘋果只是提供平台,收取費用,就能賺得更多。所以內容,或者該說你可以在手機上做什麼、看到什麼,比你買什麼手機更重要。當然,小說中只是大概點到,強調企業必需藉這樣的方式成長,只是多少有借力使力之意。這叫以企業之名,行考古之實。

  小說裡另一個值得看的地方,方去尋的幾次打鬥,我以前有看過自衛術的電子書,當對手有武器時,身邊的東西,垃圾筒什麼的,都可以當成自己的武器,但若什麼都沒有的話,身上的衣服,也可以把它拿來保護手,讓第一個接觸的點稍有緩衝。小說中用分解動作的方式來說明打鬥的過程,這樣的打鬥在電影中也常看到,作者對這方面應該有所研究,所以能寫出接近真實的打鬥畫面,這個部分大家可以看仔細點,現代式的打鬥如此寫來也蠻有臨場感的。

  方去尋在陌生的人事物中找尋線索,主角的名字,不就和他在做的事一樣,一直在尋找答案。這樣的一連串冒險看下來,好像少了點刺激。因為,有時候主角用第一人稱的述事方式時,會給人第三人稱述事的錯覺。但那也只是前面部分內容啦。簡單來說,為了某些必要的劇情鋪陳,讀起來反而不順,所以才會有這樣的感覺。越到後面,步調越快,也就改變這種方式了。我想這是寫作方式不同的關係,也許是高普不想把它變成純冒險,想多加些變化,才會讓人有忽慢忽快的感覺。只是,說到企業神話,這神字有了,企業就差了點,頂多只能算部門,所以我說行考古之實。邪不勝正,這是恆久不渝的道理,可我更想看高普,在企業中打拼過的作者,能寫出更純正的企業風雲類小說,真正的企業神話,是更令人期待的。

p.s.我覺得小說中說到的宗教和一般宗教都差不多,宗教的企業化也是一個很大的趨勢,但這樣做真的好嗎?算不算改變宗教的原意呢?作者也偷偷討論了一下,這好像也是一種假借呢!假借小說中壞人不能完成的夢想,來述說現代很多宗教實際上早就這麼做了,這也算另類的宗教成長吧!


謝謝明日工作室給予試讀機會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ird2x 的頭像
bird2x

玩遊戲

bird2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