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小路幸也
譯者:王蘊潔
頁數:286頁
出版社:文經社

圖片來源:http://www.books.com.tw/exep/prod/booksfile.php?item=0010524713


  受到媽媽影響,而在小學的戶外教學就開始使用相機的志田圭司,因為第一張自己想拍的照片是拍公園裡的家庭照,所以從此就開始拍家庭照的攝影之路。大學唸的是建築,和廣井博司在三年級時同住。圭司叫他阿博,他可是多才多藝,有藝術家本質的人,但因為年青時不學好,被家人斷絕關係,所以現在才很努力在學業和工作上。

  圭司的爸爸在媽媽死後幾年就再娶,後媽對他很好,她的女兒也是,圭司很自然地對後母裕子叫媽媽,她的女兒咲實叫姊姊,她們也很真誠的對待圭司父子。有一天圭司在公園拍照時,看到一對母女,他鎖定目標後,會先在遠方拍照,確定要拍時,再上前表明自己在練習攝影,也拍了不少家庭照。當他把相簿拿出來給人家看後,通常都可以獲得允許,而他也因此交到不少朋友。正當他想要去問那位媽媽時,有一個人叫住他。

  初島先生是那位媽媽的丈夫,他示意圭司這次不要拍照,但要了他的聯絡方式。這天過後不久,初島先生打電話約他出來見面。他希望圭司幫忙拍她的妻子。妻子和他相差十幾歲,今年二十三,名字叫百合香,他想知道為何她要到處去公園走,他想知道真的原因,但又覺得找私家偵探似乎是對妻子的大不信任,所以他才想找圭司拍照,順便跟她們回到家,看她除了公園外還去了什麼地方。

  圭司接下工作,在收到初島先生轉寄的簡訊時,就會到那個公園去拍百合香母女。阿博看他用傳統相機拍好要洗照片很麻煩,於是把數位相機借他。他也買了電腦把照片存在電腦中,如此就可以直接把照片寄給初島先生了。圭司和阿博住的地方,有時富永也會來。小學就認識她了,也曾在小學和她短暫交往,但長大後,個性和小時候完全不同的富永,讓圭司無法再愛上她。她曾和圭司說,無法想像自己一直從事某一行業的樣子,所以短大畢業後,就一直在打工,工作也一直換。她很喜歡看電影,但在家裡不方便,所以就租了片,跑到朋友家看,圭司家也是地點之一。本來圭司以為是很帥的阿博的關係,但似乎不是這樣,因為她對阿博帶女生回來睡,完全沒感覺。

  在拍百合香母女一陣子後,圭司漸漸感到迷惑,他好像是喜歡見到百合香,但拍照卻還是以母子為主,而百合香和女兒香綾也知道他在拍她們的事,可是為何百合香還是讓他跟拍呢?自從和前女友分手後,他對愛情這件事感到無知,在模糊的情愫漸生時,接到爸爸的電話,媽媽身體不適住院了,希望他們能回去一趟。

  圭司和阿姊(來到東京後,原來他叫姊姊,改口叫阿姊,而咲實也由小時候的小圭,改叫他圭司)在回家的路上說著好久沒有一起去那裡,感覺還不錯,到醫院後看到媽媽,也還好,沒有很大的問題,於是兩人決定待幾天,等到媽媽出院再回去。和爸爸在家閒聊時,問爸爸為何會和媽媽結婚,聽到爸爸說:「想要為別人而活,就必須先找到那個人,也許我們都在尋找這樣的對象,無法用喜歡或是戀愛之類的話一概而論。」

  圭司在家和阿姊聊天時,也問了她長久以來的疑問,她是不是討厭媽媽。阿姊告訴他,她知道媽媽是那種不能自己賺錢生活的人,一定要依附男人才行,所以對於這樣的媽媽,她不是很喜歡,但僅止於個性,她對媽媽再改嫁是沒什麼意見的,因為她的生父對她們不好,還是她建議媽媽和他離婚的呢!

  在聽到爸爸說那樣的話後,圭司與阿姊有了更深的領悟。阿姊後來和圭司在家裡看片,看完後問圭司為什麼會問爸爸結婚的事,他才告訴她百合香的事,阿姊本來還有點生氣,後來提醒圭司,也許百合香去公園,和知道他跟拍,卻又不問他這件事,一定有其它的原因。她希望圭司自己想出原因來,這讓圭司在回到東京後煩惱了一陣子。

  富永在圭司回東京家的那天來,說了很勁爆的事,咲實喜歡圭司!圭司去問阿姊介紹他打工的老闆阿姊的事,他告訴他,他覺得咲實是很好的女人,對圭司也許是用男朋友的方式談論,但兩人相愛應該不可能發生。

  百合香的事,富永和阿博也出手了。阿博在圭司再接到簡訊任務後,跑去找他,他說他要讓百合香知道,圭司也是有朋友的,當有另一個人介入時,兩人對彼此的感覺,會有更大考慮的空間,不再是很靠近的拍攝者與被攝者的關係。富永也在公園突然出現,和百合香交談後,跟著她們回到百合香的住處。

  這實在太奇怪了!圭司一直要問富永到底打聽到什麼,但富永一直不說,希望他先決定他與百合香的關係,她才會告訴他。圭司和阿博等人談過後,逐漸知道自己的心意,這天富永把行李帶來,她希望給圭司壓力,讓他可以快點決定下一步,所以才想搬來一起住。而圭司在早先也告訴阿博自己做好決定了。就是要初島先生代替他來拍照。因為他覺得,百合香之所以每次出門就傳簡訊給初島先生,就是希望他能注意她們。而初島先生找他來拍照,百合香知道卻不點破初島先生的計畫,就是知道初島先生有在關心她,但她想要更進一步,透過圭司來告訴初島先生這件事,但她不知道圭司是否可以參透這件事,而圭司的想法是否是真實情況,就要由初島先生來做確認,但在這之前,圭司還有事要做。

  他去阿姊的家拍照,平常的阿姊;煮飯的阿姊;開心的阿姊,兩人的關係因為拍照而顯得更加緊密,阿姊在他回家前還拿了手機回拍他,「姊弟就是這麼回事吧!」我想圭司的心中,應該對於阿姊還有自己的心意,更加確認了。

  他在富永和阿博的幫忙下,找來初島先生,他來時,圭司把相機借他,叫他去拍百合香母子。圭司和初島到公園找到百合香,就開始拍照了,百合香也看到他們,點頭向圭司致意,初島先生跟了上去拍她們。富永走到圭司身邊,告訴他百合香的確在等初島先生。雖然夫妻之間應該無話不談,但處在初島先生這樣的大家庭中,她也有許多說不出口的話,因此只好藉著逛公園這件事,來提醒初島先生。而當她發現圭司在拍她們時,她直覺是天使來到,她覺得圭司可以幫她完成她想要初島先生更關心她們的這個心願。

  富永要圭司叫初島先生把相機寄回來,她覺得不要再介入他們的世界會比較好,巧遇的時候再拍照吧!她想做一本書,結合她畫的畫,圭司的相片,和富永編輯的才能。會這樣一直下去吧,雖然還是不知道要做什麼,為這樣的日子做個紀念也不錯。圭司在某天巧遇初島先生一家人,為他們拍了照。生活,也許就是許許多多的偶然,才顯得生動有趣,當我們抽身看事情的本身時,才能知道我們真的應該做的事是什麼,繼續或結束,只在一念之間啊!

  沒有特別描述景物,只是淡淡地,在角色簡單的互動間讓讀者漸漸陶醉於這樣的生活中。雖然不懂攝影,也不太記得那些公園的樣子,但那透過文字散發出的情感,仍不斷襲來。拍照是不是真有那麼多感覺呢?我不太瞭解,但我是否對於家人或朋友,有做到更多呢?我真的無法回答。也許我們都像圭司一樣,淡淡承受一切,活在自己的世界中,想著微小的自己,能在社會中立足就不錯了,但不能只是這樣吧!不管是對家人的關心,與朋友的互動,都要更用心才行,對於自己喜歡的事更是如此。因為,我們都有可能在某些時候影響別人,也許帶來幫助,也許帶來破壞,但,總是要更努力去想、去看,才知道自己做的是對是錯,我們不會每次都做對,但總會做對的。不管未來會如何,把握住現在,關心與我們有連結的所有人,再努力生活下去,也許,這就是在這個世界生存的我們,最應該,也最能做到的事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ird2x 的頭像
bird2x

玩遊戲

bird2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