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徐則臣
頁數:268頁
出版社:寶瓶文化

圖片來源:http://www.books.com.tw/exep/prod/booksfile.php?item=0010547877


  陳木年在學校當臨時工,只因大學畢業前一次突發奇想的出走。那時他確定可進研究所,沈鏡白老師很賞識他,但他一直有個想法,想坐火車出去走走。就在他畢業後的事情確定後,他向父親提出這個要求,只要500元,但父親不願意,於是他想到騙父親他殺人的點子,父親把所有的錢都拿給他,叫他快跑,他跑了,可實際上是去坐火車,跑了很多地方,回來卻被警察帶走,因為他父親受不了這種孩子殺人的壓力,所以幫他自首了。

  就因為這個原因,他接受好多盤問,他的回答都一樣,為了旅費騙父親,警察查不出有人真的死了,所以也就不再追究。但學校可不這麼想,因這個原因,把他的畢業證和學業證壓了下來,不給發,等他表現良好的時候再說。他的沈老師也要他在學校做下去,總有一天會給他的。沈老師都這麼說了,他只好做下去,本來主要是在辦公室的,一下又給換到體力勞動的花房。學校有需要放花的地方,他們就得搬去,平常則專門照顧花草植物什麼的。

  花房裡認識了許老頭,在熟悉後,和陳木年講到年輕時的種種,他和朋友都因犯錯下放到鄉村裡,三人同時喜歡上一個姑娘,一人退出後,剩他們二個,但他因工作意外被朋友傷了二根手指,只好退出。學中文的朋友本來就要決定了,卻發現有機會回到城裡再讀書,於是他退出,許老頭這個理工科系的傷者才得到女孩的芳心。

  許老頭說這事時是用化名,也沒承認他就是裡面的主角,這事慢慢才被陳木年想到。木年一個人住,和幾個同伴。晚上睡不著覺在畫畫,走來走去吵的他睡不著的金小異;他的好友魏鳴和他女朋友鍾小鈴;教日文的小日本。金小異後來因為畫畫想不出來而發瘋,原來還是一起喝酒的朋友呢!魏鳴和鍾小鈴常吵架,吵到後來他把她趕出去了,看到木年對一起長大的秦可沒什麼意思,他轉而追求秦可。小日本一直在相親,最終找了個寡婦,原來她是因丈夫多病,所以沒什麼機會上床,和小日本這麼一試,就成了主顧,搬來一起住。若要說有什麼可惜的,就是許老頭的妻子過世了,他也因傷心而在一次和木年喝酒之後死去。這還要幾天後,發現他沒來上班的木年破窗而入才發現,可憐啊!

  秦可原來是對木年有意思的,但木年不大會意,失去了這個機會。她被體育系的仇步雲追到,上床後有了,但他不理她,她不知怎的大出血,被學校發現,因她是學校藝術團舞蹈隊台柱,團長立保她,加上她爸老秦求情,所以休學一年,仇步雲則被開除。秦可休了一年還不夠,再休了一年,後來復學,搬來宿舍和老秦一起住,住在木年宿舍前面那棟樓。

  原來是很有機會的,但在一次秦可主動獻身的時候,木年竟縮了回去,沒有想上床的想法,於是秦可生氣了。木年為了要試自己行不行,和想找靈感的金小異去找妓女,被秦可得知,更是生氣,這時把女友趕走的魏鳴看上了她,問了木年不介意,他就追了。但其實,秦可只是要氣他而已,她還是愛著木年的。

  木年在幾個事件中,發現許老頭和沈老師的關係,原來許老頭是因為升等被沈老師壓下來,才退下轉來花房做的,而沈老師是因為上面交代,他才壓著不給他升。他兩人的關係,則是許老頭故事中同爭一女的朋友。可是後來又發生了裴菲事件,這個女孩透過木年認識沈老師,主動獻身給他,希望能在考試中過關,但沈老師沒放行,她不爽才在網路報料。她的樣子,很像許老頭妻子,這才是沈老師會對她動心的原因。學校找他和沈老師去,沈老師說出了很驚人的消息。原來他最近好不容易才拿到的畢業證和學業證,是因為沈老師而下來的,但一開始沈老師就是主動要求學校賣他面子,把證件壓下來,不給木年。只因他覺得木年是難得一見的人才,想要磨練他,所以壓了這麼些年,木年聽了還得了,又是許老頭,又是自己,於是在校長問他要考那裡時,他說我誰也不考,就這麼跑了。

  回家想要休息時,聽到秦可在叫他,他一看發現魏鳴想硬上她,他一急隨手拿把刀從背部砍了下去,這是第三次了。第一次是編了殺人的謊話出走;第二次是市裡第一次有火車經過,他興致一來追著跑,跳上火車出去了二天才回來,這一次,是第三次了。殺人了,老秦發現叫他快跑,秦可知道他是對她好的,但又如何,這次真的殺人了,未來會如何,又有誰知道呢?

  一次次的出走,反映了作者的心,待在一個地方,那也沒去,那就讓筆下的人物出走吧!年少輕狂時,誰又不是呢!但每次的情緒暴衝,會不會也有很多不好的後果,留給身邊的人不便,就像盼著給家裡帶點什麼希望的木年爸媽,出走不是件好事啊!我想他們一定是這麼想的。

  第二次出走時,連秦可也快被弄胡塗了,究竟這個人腦子在想什麼?誰會追著火車跑又跳上去啊!對於青春的苦澀與狂放,過去與現在的恩怨,有對錯之分嗎?就像電影裡殺人被誤關了幾十年,出來才發現原來那人根本沒死,於是他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,把他殺了,這樣算犯罪嗎?那騙父母殺人算不算?被壓抑的情緒,或許也壓下了情慾,讓他和秦可終究無法修成正果。雖然最後那次暴發,有點意外,但在那種情緒的刺激下,找到一個出口,也許就是當下的木年唯一能做的。只不過,殺人不是件好事。因為人沒有一直在出走的。我們有時會逃避某些人事物,但我們總是會在某種範圍裡把自己限制住。因為我們知道,即使逃避是最好的選項,做太多,還是會失去些什麼。除了不安之外,那種想做些什麼的勇氣,也會在這種習慣的影響下,漸漸消失無蹤。當我們不在想做什麼時,生活就沒有太多趣味了,這不是我們想要的,所以,我們會認真的做某些事,不管喜不喜歡它,這就是人生。

  夜火車只是一種出走的象徵,所以作者對它的描述不算太多。但想出走,用什麼方法不重要,因為出走不需要理由,也不用管要去那,提起背包,就出發吧!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ird2x 的頭像
bird2x

玩遊戲

bird2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