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馬修.魁克
譯者:謝靜雯
出版社:馬可孛羅

圖片來源:http://www.books.com.tw/exep/prod/booksfile.php?item=0010574003


  派特被媽媽從療養院接出來,他的病還沒好,但在媽媽的幫忙下,定期到附近的診所看病,好好吃藥,就可以出院,和媽媽一起住,於是他出來了。

  現在的派特,一心想恢復健美的身材,他把心願告訴媽媽。在他住的地下室裡,媽媽幫他買了全套的健身器材,他每天都要做足當天的份,沒人規定他,但他想這麼做。那天剛回家,他發現很多照片不見了,他和妻子妮奇的照片都不見了。問媽媽才知道,原來被小偷偷走了,相框有那麼貴重嗎?雖然媽媽這樣說,派特還是覺得有點怪怪的,好像媽媽有事瞞著他。

  克里夫是診所的醫生,派特在診所裡聽到肯尼吉的音樂就失控了,醫生問他,他說他正在等隔離時間結束,幾個月前他被隔離開了,他現在滿懷希望想讓自己變好,這樣才能結束隔離時間。他想是因為他以前太忙了,忙的沒空給她多一點時間相處,所以他很努力在做,希望能改變一切。當克里夫一提到肯尼吉時,他就開始哼著單音,默數到十,把腦袋放空,這樣做似乎可以放鬆壓力。在診療過程中他還談到了一線光明,那被雲朵遮住的光,在邊邊露了一點出來,就像事物總有光明那一面,他相信這一切就像那光一樣,一定會有好的結果的。

  回家後的時間裡,除了健身外,他也開始閱讀,想到什麼書,他會請媽媽去圖書館借來看,這些都是妮奇以前常提到的,但那時的他不太喜歡看小說,可為了妮奇,他想要讀,他想讓她對他另眼相看,不管是內涵,或在她的朋友面前都是。

  弟弟傑克送他一件夾克,那是美式足球老鷹隊的新秀巴斯克特的球衣,很棒的禮物。對從前就不是很親近的弟弟來說,這感覺很好,只是爸爸還是那個樣。他在家裡也不喜歡說話,足球轉播時間例外,但派特似乎還在狀況外,因為場上幾乎沒他認識的球員。從弟弟的口中無意間得知,已過了4年了,但不是才幾個月嗎?他還是不相信這件事。

  那晚他做了惡夢,爸媽趕來關心,他卻撞倒了老媽,老爸很氣把他打的很慘。那是下意識,因為以為還在夢中,被肯尼吉打擾,他才會這樣做,但爸爸以為他發瘋了,所以才會出手。

  從前的好友朗尼來邀他,朗尼的老婆想找他來家裡聚餐。他答應了,有點煩惱穿衣,在和克里夫會面時,問他的意見。克里夫覺得他看診時穿的就很好,於是他決定聽他的建議,不再想會被朗尼的老婆維若妮卡嫌棄,可這天,他應該在意的不是這件事。

  朗尼的女兒艾蜜莉很可愛,他看著都想也和妮奇生一個了,但維若妮卡找來聚餐的姊姊蒂芬妮似乎不太友善,這情形有點怪怪的,尤其在派特答應送她回去時。

  蒂芬妮在家門口告訴派特:「...你想上我多久都行,可以嗎?」但他秀出婚戒拒絕了,蒂芬妮抱著他哭了起來,後來他也跟著這麼做,老公死了幾年的蒂芬妮,也很寂寞吧!

  克里夫是老鷹隊球迷,再去診所和他談時才知道。在那天的晚餐後,蒂芬妮不知從那探聽的,每天在他跑步時間就出現,跟著他跑完,到他家後再自己跑走,這代表什麼呢?他接受媽媽的建議,和她約會,只帶40美元的他太緊張了,以為錢不夠用,只點了葡萄乾穀片,其實蒂芬妮就點了茶而已,所以兩人後來一起吃了穀片。4.59美元的餐點,他把40美元都給了女侍,因為以前他覺得小費給太多不好,但妮奇做過服務生,她知道小費不好賺,所以她都會和他爭論,現在他想變好了,所以給比較多的小費也是好的開始。

  之後發生了一些小的變化,爸爸說要把體育版留給他看,每天這麼做,讓他可以熟悉不在這幾年的球員變化。和朗尼一家去海邊玩時,只因他看朗尼在睡覺,就把艾蜜莉帶到海邊玩,沒想到維若妮卡知道後很氣。「因為是我所以才這樣嗎?」派特快暴發了,就跑了起來,蒂芬妮跟上跑的更快,他好想超越她,於是兩人追著跑了一陣子才回來。好像沒事一樣,但玩意全消了,大家就回去了。

  和傑克與朋友去現場看球賽,賽前的車尾派對看到敵隊巨人隊的球迷,傑克開口弄他,把他兒子弄哭了。解散回帳棚後,那人跟來一拳打到派特。他的朋友來勸他回去,但他不聽,把傑克抓起來丟出去,派特又受不了了,一氣打了二拳,就把他打昏了。打完他一慌就跑了,傑克找到他,兩人還是回去看球賽,之後得知那位球迷沒事,他才鬆了一口氣,但很自責。他把這事告訴蒂芬妮,又提了妮奇,她非常不爽。後來去看診時,克里夫問他可有其它方法控制自己的情緒,他說哼單音數十,這是妮奇在瑜珈課學到的,於是克里夫叫他用這招試試,當他覺得無法控制情緒時。

  老爸在上次球隊輸球時很氣,把電視弄壞,因此買了新的電視,又大聲音效果又好,老媽很生氣,定下規定要他遵守,在那之前她就罷工。派特終於用那招戰勝肯尼吉,也就是胡思亂想的情緒。在老媽不在的時候,他自己拿藥吃,老媽回來知道,覺得也是時候讓他獨立些了。他到傑克住所找他,原來他是股票自營商,所以時間很自由,而他早就和一位古典鋼琴家結婚了。

  這些事派特都不知道,因為時間啊!他這幾年的時間都是空白的!去現場看球賽時遇到亞洲入侵,那是一台大巴士,是克里夫和他的朋友們,大家玩在一起,一起為老鷹隊加油。派特之前在閣樓發現相框,現在問老媽,她哭了起來,什麼也沒告訴他。

  蒂芬妮給了他一封信,說要當他與妮奇的傳話人,前提是要和她搭檔,參加舞蹈比賽。為了妮奇他答應了,推掉了看比賽,老鷹連輸了幾場,大家都對他不諒解,但約定好了,不能說,所以他還是努力著。在比賽現場才發現一起參加的都是小孩子,他們是唯一的大人,他很努力的找親友來加油,本來以為沒希望,後來他們全都來了。那天的比賽真是完美,雖然他比完才知道根本沒有比賽,但他做到了,所以他開始與妮奇通信。

  耶誕節那天,他寫信約妮奇見面,她沒答應,他還是找了藉口出去,遇見的卻是蒂芬妮。她告訴他一切都是假的,她只是想代替妮奇,給他一個完結,讓他能走出來。妮奇再婚,也申請了禁制令,根本就不可能再和他團圓。派特聽了很氣,蒂芬妮告訴他,因為她愛他,他聽了拔腿就跑。在某條路上被洗劫了,打斷了他的小腿,他在絕望之際向某戶人家求救,沒想到竟是他在療養院的好友丹尼的家。

  丹尼昨天才剛從療養院出來,住在姑媽家,而派特受傷後無意間竟然走到他姑媽家前,真是神奇。在家療腿傷的某天,他拿起和妮奇的婚禮錄影帶,一切的舊回憶回來了。他記起那天他是為何生氣的。肯尼吉的音樂在家裡播著,浴室有男人,那是妮奇在偷情。他把那人打的很慘,妮奇拿起CD唱機往他頭砸下去,原來是這樣,所以肯尼吉才會變成暴力與痛苦的來源,他終於想起來了。

  蒂芬妮寫信告訴他,因為丈夫很喜歡性愛,但太常做了有點煩,於是她要他減少次數,沒想到那天他想買內衣給她,路上好心幫人,卻被一位酒駕的駕駛撞死,從此她變成人盡可夫,因為她想遠離那種痛苦,她覺得丈夫會死都是她害的,直到認識了派特。不想和她上床的男人,她很想幫他逃離現狀,而如今,她只想再和他做朋友。

  拆石膏後,派特約蒂芬妮出來,他告訴她,他請傑克載他去看看妮奇,看了發現,妮奇已經和偷情那位組成家庭了,他們這樣很不錯,也許他的電影故事也該到此為止了。兩個互相需要的朋友,就該這樣吧!就像老媽說的:「你需要朋友,派特。每個人都是。」「我需要你,派特...」在這個世界中,在經過一切事件後,還有誰能體會他的感受呢?「我想我也需要你。」這是派特的答案,對他們兩人來說都是。

  對於精神病,像是憂鬱症等,我們知道的有多少呢?可能也應該很有限,但大多數的人都把它當成可怕的東西,其實精神病不可怕,最怕的是你不管它,當你有病時。書中舉了派特帶艾蜜莉去玩被維若妮卡另眼看待,還有球員T.O.被球迷排擠的例子。我們無法將心比心,即使自己認識的人患了類似的疾病也是如此。

  派特可能是創傷後失憶,也可能是刺激太大而如此,蒂芬妮則是另一種刺激太大而生的疾病。不能放著不管它,總有些方法,像克里夫那樣的醫生,到底有多少呢?應該不多吧!派特因有家人和醫生的支持,才能慢慢走出傷痛,而蒂芬妮也因為他而改變。改變一個人,讓他變好有多難呢?是否一定要經過傷痛的過程,才能發現生活與親友的美好?我想,除了精神病這個主題外,作者也給了我們多方面的思考。有時候,我們的生活已經很好了,沒有過有錢人的生活不要緊;沒有特別中意的人選也沒關係,只要大家彼此關心就好了。有在意你的人,而你也能回饋同樣美好的善意。有空多和家人親友聚聚,生活困頓時,也不要忘記人性的光明面,即使我們曾經失去很多,那也不要緊。把握現在,勇敢走出來就好了。我們都曾是那困惑在某個類肯尼吉的派特,或無法自拔的蒂芬妮。但在精神與物質的滿足之外,我們更需要那無私的愛,愛自己,也愛別人,去找尋那一線光明,和讓人生美好的愛,一點都不晚,只要你勇於開始的話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ird2x 的頭像
bird2x

玩遊戲

bird2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